赚多少钱才能任性辞职
作者:陈悦
理财的本质是分配现在和未来的现金流,终极目标是获得财务上更大的自由度。实现财务自由,并不等于可以从此任性花钱、挥霍无度,其最直接的影响其实是:即使不工作,也可以保障基本生活。
    

迪士尼动画片《花木兰》绘画原型、华裔女演员刘玉玲在一次采访中谈到自己的金钱观:“父亲告诉我,万事皆生意,我努力工作赚很多钱,并给它们取名‘辞职自由’。”她解释道,如果你拥有这笔钱,当你对工作失去乐趣,被逼迫做你不想做的事情时,你就可以潇洒地回敬:“我不干了!”。

刘玉玲的金钱观其实就是要实现“财务自由”。所谓财务自由,就是一个人的被动收入能够覆盖其基本生活支出,即使不工作,基本生活也能保障。

有多少钱才能不工作?

关于财务自由的标准很多,比如,2018年胡润发布了《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其中提到了财务自由的门槛:一线城市高净值人群认为1.3亿元才能达到财富自由,二线城市是8000万元,三线城市为6000万元。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的标准只能“向天再借500年”才能实现。

实际上,根据财务自由的定义,一个人需要多少钱才能实现财务自由,可以通过简单的公式计算出来。由于每个人收支的实际情况不同,因而并不存在一个绝对标准。

比如,一个三口之家每年的基本生活支出为20万元,我们按照4%的理财收益来计算,则需要500万元金融资产,则一年的理财收益就可以覆盖基本的生活支出。

再比如,一位“不婚族”青年每年的基本生活消费仅为5万元,同样按照4%的理财收益计算,则只需要125万元金融资产,就可以算基本实现财务自由了。

注意,这里的金融资产,指的是可以带来现金流的资产。自住房产也是每个家庭重要的资产,但不能带来现金流,因此不能包含在金融资产里面,不过,自住房产可以帮助你减少未来房租的支出。投资性房产由于能带来租金的收入,因此可以计入,只是仅租金带来的资产收益率通常还不能达到4%。

为什么选取4%的年化收益率作为标准呢?这主要是为了符合“被动收入”的定义,也就是这个收益率的达成,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在投资上,也不能冒太大的风险。目前稳健型银行理财产品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可以达到这个水平,但随着资产新规出台,理财产品脱离刚兑,也有亏损的可能。因此,我们以银行3年期的大额存单利率,作为市场无风险利率的参照。

不过,上述只是一种静态的计算结果,可以作粗略的参考,如果想要知道更精确的结果,还需要考量更多的因素。

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如果从动态角度考虑这个问题,不仅只考虑到目前的情况,而且还要考虑到今后十几年、几十年的财务自由,那么,我们至少还要考虑以下几个变量:1.目前的年龄以及预计寿命;2.每年消费或支出的增长幅度;3.市场无风险收益率的变化。

以上3个变量,无论是哪一个,都没有人可以准确地知道,因此我们只能采取估算的办法。比如,第一个变量“预计还能活多少年”,可以参考一个地区的平均寿命(假设为80岁),将人均寿命减去目前年龄即可。

第二个变量“每年支出的涨幅”就非常个性化了,取决于你的主观意愿。不过,如果我们再假设一个人在未来的很多年消费倾向不发生巨大的改变,那么他的支出涨幅就在可估算的范围内。有以下两种口径:

一是以每年的通货膨胀率作为支出涨幅。即使一个人每年的所有支出项目都保持不变,也不能抵挡通货膨胀,也就是物价的涨幅(假设为2%)。

二是以每年的GDP增长率作为支出涨幅。由于经济处于不断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的消费项目也会发生变化,过去做饭的炊具可能只有一个铁锅,而现在基本家家户户都有电饭煲、烤箱,甚至养生壶、炒菜机器人等。显然,这是一种生活质量的提升,我们可以用每年GDP的增长率来衡量这种消费增长(假设为6%)。

第三个变量是“市场无风险收益率的变化”。我们以3年期大额存单4%的利率作为无风险利率的近似值。不过,未来若干年,随着国家宏观经济的发展、货币政策的变化,显然不可能一直维持在这个利率水平,而具体将怎么变化,其实目前我们也无法预知。

不过,出于计算的简便,我们可以4%这样一个固定值来作为无风险利率。长期来看,一个国家的无风险利率、通货膨胀率、GDP增长率通常呈现正相关,无风险收益率的变化,一般也可以被通胀或GDP的变化率抵消,因此,我们在计算时可近似取几个固定值。

年龄和消费增长率是关键

考虑以上因素后,前文中一年花5万元的“不婚族”青年如果要实现财务自由,确切地说,假设他今年30岁,明年开始不工作,且要在80岁生命终了的时候花完所有钱,赚125万元还够不够呢?

在这种情况下,125万元就不够了。为什么呢?我们可以简单地演算一下,在不工作的第一年(31岁)年底时,金融资产为130万元,其中5万元为这一年的收益,与一年5万元的支出正好相抵;而到了第二年,金融资产仍为130万元,支出则变成了5.1万元,不仅抵扣了这一年的理财收益,也开始消耗本金。以此类推,到了不工作的第36年,就会消耗完全部本金,那时他只有66岁。因此,这位青年要实现财务自由,就要进一步增加金融资产,根据我们的测算,在以上条件下,需要156万元才可实现该目标。

然而,如果他未来也有一定消费升级的需求,每年消费的涨幅超过通胀率,达到了6%的GDP增长率,需要的金融资产数量就要进一步增加,根据测算为近400万元。

现在,我们改变一个假设条件,如果这位青年现在已经50岁了,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要有多少金融资产才能从51岁开始不工作呢(不考虑养老金)? 如果每年支出的涨幅为2%,则110万元就可以实现目标;如果每年支出的涨幅为6%,则需要193万元。

最后,以上测算只能作为理论参考,现实中,我们不仅不能准确预测到自己的寿命,也未必会选择一直保持单身,还需要考虑到家庭和育儿等状况。但从以上例子中,我们至少可以了解到自己一个人的“财务自由”大概需要多少钱,并且金额的多少主要取决于未来支出的涨幅,以及当前的年龄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