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为何频出妖股
作者:刘畅
最近,股市整体处于疲弱震荡态势,可是创业板却妖股频出:天山生物9天暴涨3倍,康泰医学上市首日涨幅超10倍!妖股横行凸显了A股市场在基础性制度建设方面有哪些不足呢?
    

横空杀出个“天山老妖”

业绩平平,也没有什么利好因素,股价却突然启动、连续涨停,天山生物近期上演了典型的妖股行情。

从8月19日~9月4日整整10个交易日,天山生物股价从5.83元最高上涨至27.20元,涨幅超过3.6倍。除了9月4日外,其余9个交易日均涨停。其中,3个交易日涨幅10%,6个交易日涨幅20%。

天山生物这一波行情始于8月19日,由于股价严重异常波动于9月1日停牌一天。然而在9月2日复牌后的2个交易日,天山生物连续2日收获20%涨停板。

9月3日晚天山生物被深交所“罕见”点名后,9月4日公司股价从早盘跌逾13%到收盘涨3.93%,上演逆转行情。据统计,自8月19日以来的10个交易日内,天山生物市值大增了57亿元。

天山生物属于农牧饲渔行业,主营业务为种牛、奶牛、种羊的养殖、销售与进出口等。天山生物近些年来业绩乏善可陈,2018年度巨亏,2019年度继续亏损,其核心资产就是未出栏的596头牛,这样的上市公司,理应不会受到市场资金的青睐。然而,公司股价不到半月上涨了3倍,因此被股民称为“天山老妖”。

9月7日(星期一)再次开市后,天山生物再次大涨,当日涨幅19.98%。

天山生物属于创业板“存量个股”,如果说“20%涨跌幅”为天山生物股价短期内的大涨创造了条件,那么对于新上市个股来说“10天3倍”又算不得什么了。

8月24日~28日,是创业板注册制下的首个交易周,A股整体呈现先抑后扬的走势,创业板收复2700点。整体来看,18只新股都十分亮眼,表现出市场对新制度的热情。

值得关注的是,妖股也出现了:8月24日上市的康泰医学尾盘大幅拉升,涨幅一度超2800%。截至当天收盘,康泰医学涨幅1061.42%,换手率为68.61%。一天之内股价10倍的惊人涨幅创下中国资本市场的记录。

天山生物、康泰医学的故事还尚未结束,投资者拭目以待。

值得讨论的是,创业板频频出现的妖股,其实反映出整个A股市场在基础性制度建设方面的不足之处。

漏洞之一:缺乏有效做空机制

9月3日晚上,深交所明确表态称,8月19日以来9个交易日,天山生物交易炒作迹象十分明显,短线资金接力炒作,大量投资者盲目跟风。主要体现在下面五方面。

一是买入以个人投资者为主,买入金额占比97%。二是持股市值小于300万元的中小投资者为核心主力,买入金额占比近七成。三是机构投资者整体参与度低,买入金额占比仅3%。四是从买入居前账户交易习惯来看,平均持股时间短,短线交易特征明显。五是涨停板买入封单较为分散,中小投资者为主要力量。

深交所披露的数据为市场解开了天山生物股价上涨的内幕,天山生物股价飙升,自然人在其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也就是说,天山生物股价大幅上涨,是市场疯狂炒作的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参与天山生物炒作的机构资金不多,并不说明机构资金不炒作妖股。

2015年时,全通教育凭借“在线教育”这一概念,在众多公募基金公司“保驾护航”下疯狂炒作股价,成为A股第一高价股。当年5月13日,全通教育触及467.57元的历史最高价,市值约为535亿元。

当年,深交所也发文质疑全通教育当时的一些收购动作是不是为了炒作股价:“全通教育自2015年以来陆续收购继教网、西安习悦等14家公司,累计确认商誉14.25亿元。2018年,公司预计亏损6.21亿元,主要系对继教网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6.43亿元。请结合你公司2015年以来的资本运作、股价波动情况以及控股股东截至目前的股权质押情况,核实说明本次交易的目的,是否存在炒作股价的情形。”

问题是——像天山生物、全通教育这些被主力资金控盘、进而疯狂拉升股价的行为,除了如深交所那般温柔的质疑之外,我们全无任何办法。这凸显了A股市场一大漏洞,即没有成熟的做空机制。

理论上,A股有投资者向券商融券的制度,是一种做空机制,但实际上能融券的个股数量很有限,基本都是大盘蓝筹股,而且融券的数量也会因券商实力而受限。

从海外证券市场的机制来看,海外市场做空机构与媒体、代理调查机构、对冲基金等其他机构相配合,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例如,以浑水研究、香橼研究为代表的海外做空机构通过寻找可能卷入财务欺诈、股价操纵和市场高估的股票,通过联合相关机构做空并发布做空报告,导致股票价格大幅度下跌从而获利。

从监管角度来看,做空制度已成为发达国家证券市场普遍实施的一种成熟的交易制度。不仅做空工具丰富,交易策略复杂多样;而且,资本市场做空交易的透明性和监管的有效性都在逐步增加。

漏洞之二:新股分配制度不合理

康泰医学上市首日猛涨10倍的神话,暴露了新股分配制度的不合理。

目前的新股分配制度有怎样的弊端?只需看一看每年的“涨幅排行榜”便一目了然。例如2016年,当年涨幅第一的就是2016年11月上市的“海天精工”,年度涨幅1068.5%;这还不算啥,当年涨幅前60名的股票都是新上市股票,就是第60名的那只股票,其年度涨幅也有2.8倍。

事实上,8月新版上证综指改革,已经暴露了上述问题。

为什么要改革上证综指呢?当时监管机构有解释,一个重要原因是——“新股上市后平均出现9个涨停”,因为新股股价暴涨,随后就是一路下跌,所以很快计入股价指数就显得不公允。

但是,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会“新股上市后平均出现9个涨停”?为什么新股股价会如此“高波动”?这是在全球资本市场都无比奇葩的怪现象,暴露了我们A股市场新股分配制度的重大漏洞。

炒作新股这一恶习完全是由不合理的新股分配制度造成的。在海外成熟的股市,没有人炒新股,因为新上市股票执行类似“一人一手”的极度分散政策,每人就一点新股——有啥好炒的呢?

但是A股新上市股票的分配政策是“资金量越大可以获得更多新股”,这样一来新股集中在少数大户以及机构手中,非常容易操控股价,“康泰医学首日十倍秀”就是精彩案例。

注册制推出后,新股分配制度有所微调,但本质未变。因此,爆炒新股的恶习一直未有改变。

当然,也可能会有投资者问:“资金量越大可以获得更多新股,这不是很公平吗?” 当然不对!因为对于“稀缺品”,只有平均分配的政策才是真正的公平。比如在中国粮食不足的时代,人们凭借“粮票”分配粮食。即使你钱再多,也不能获得更多粮食,这种制度确保了对大多数人的公平。

创业板的新股,每个股民都想要,所以也是一种稀缺品。因此,新股分配制度也该遵循资本市场主流,采取极度分散化的分配制。

反观A股市场,因为新股资源被少数机构掌握,“打新”成无风险收益,甚至“打新”成为机构的一种无风险投资策略,成为世界资本市场一大奇观!

业内看好创业板后期表现

伴随着创业板实行新的交易制度,相关主题基金也在持续扩容。多家基金公司积极申请创业板相关产品,既包括参与创业板战略配售的主题型基金,也有指数型基金。

基金募集申请公示显示,4只创业板2年定期开放混合型产品于近日获批,分别来自华夏、嘉实、民生加银、中银基金等4家基金公司。统计显示,这是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后第三批获批的创业板战略配售基金。至此,已有12只与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相配套的基金产品先后获批。

Wind统计显示,截至9月4日,前两批获批的合计8只基金已经成立,首募规模合计132亿元,平均单只基金成立规模约17亿元。

除已经获批及发行成立的创业板基金外,还有多只主题基金在等待审批。证监会信息显示,截至8月底,已递交募集申请并获证监会接收材料的待批创业板相关产品还有6只。

对于创业板后期表现,中邮证券指出,支撑创业板上涨的核心逻辑并未发生变化,创业板注册制全面落地,短期或有情绪扰动,但中长期影响不大。注册制将加速A股两极分化,投资趋势转向龙头,强者恒强。

川财证券指出,创业板指表现强势,在注册制正式落地后,资金开始回流创业板。后市方面,一方面可以关注业绩优良、市盈率估值偏低、前期涨幅较小的蓝筹个股;另一方面可以对近期回撤幅度较大,但质地优良、成长性较好的创业板个股进行观察。

链接:

海外注册制下如何分配新股

注册制即所谓的公开管理原则,实质上是一种发行公司的财务公开制度,注册制还主张事后控制。以美国联邦证券法为代表,它要求发行证券的公司提供关于证券发行本身以及同证券发行有关的一切信息,以招股说明书为核心。

在发行条件方面,除了《萨班斯法案》公司治理标准外,对证券发行不设置条件,只要满足了披露要求,任何企业皆可公开发行证券。在充分披露各种风险后,由市场赋予一定的折扣率反映在定价中,由投资人基于自己的投资策略和风险偏好进行选择,而监管部门的主要任务是预防欺诈和非法交易行为。

新股分配方面,美国股市(以及绝大多数海外市场)主要以投资银行作为承销商协助公司发行股票,会征询各方意见后提出一个股票分配的草案。一般来说,长线机构、大型主权基金会比对冲基金能分配到更多的股票,机构比高净值个人、财富管理客户能分配到更多股票。配售的最终结果就是——新股被分配到极度多元、极度分散的投资者手中。

此外,一些大型机构(例如老虎证券)以机构投资者的身份争取到份额,然后分给散户,这种分配方式有点类似中国的“打新”。不同的地方是,通常来说,美国券商更倾向于让每一位参与美股打新的投资者都尽可能分到新股。

所以美股打新的中签分配机制更为平均:比如申购100股,一般券商能给你中到10股;反而是申购数量多的大户,其获配比例低,例如申购1000股,获配50股。

我国香港股市,IPO分为公开发售和国际配售。简单而言,公开发售就是分给散户的份额,国际配售就是分给大机构的份额。一般来说,公开发售初始比例为总募集股数的10%,剩余90%都给国际配售。但是当认购火爆时,就会增加给散户的份额比例,最高可占到总发售份额的50%。

公开发售实行“一人一手”制度。当然,这个“一手”是指分配单位,不一定是一手100股,也可能是50股、500股、1000股等,这与发行数量、发行价格等因素有关。无论“单位”如何,新股分配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实现极度分散。

短评:

文/本刊记者 刘畅

何谓“价值发现”

牛市初期妖股多! 值得思考的是,康泰医学上市首日涨幅超10倍,这样的惊人涨幅创下中国资本市场的纪录,这种暴涨是一种“价值发现”吗?

熟悉中国股市制度转变的朋友会知道:之所以注册制下新股上市前几日不设涨跌幅限制正是出于“价值发现”的考虑,似乎以前连续几十个涨停板价值发现得“太慢”。问题是,“价值发现”是有基础的,这个基础就是多元分散的新股分配制度。海外成熟资本市场都是如此。

没有这个制度前提,就没有真正的价值发现,只有赤裸裸的爆炒!所以,新股上市股价飙升10倍绝不是“价值发现”,而是散户高位接盘,被割韭菜的前奏。以康泰医学为例,8月24日上市首日收盘价为118元,9月7日收盘价则为78.2元,已经跌去了34%;如果是当天高位接盘,更是巨亏。

在创业板、科创板设立注册制的初衷之一,是想让A股股民分享到这些优质成长股的投资机会。如果一上市,就被大户控制盘面,进而爆炒到天价再给散户接盘,这一美好的初衷就很难实现了。

改革新股分配制度,当然会动机构们的奶酪。但是,为了中国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发展,这个奶酪一定要动!

总而言之,科学的新股分配制度加上有效的做空机制,这才能真正地实现价值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