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有效抗击通胀
作者:邵宇
沃尔克治理通胀的秘方,就是控制货币供给增速,建立货币政策可信度,锚定通胀预期。
    

1979年8月,沃尔克出任美联储主席,他坚信只有货币政策能治理通胀,将政策目标从联邦基金利率转向货币数量(M1,或“非借入准备金”),希望通过降低货币供应量增速来压抑通胀。

1979106日的一次秘密会议上,沃尔克引入了新操作规则:FOMC每年会设定M1增速目标,由此反推出准备金总量,减去借入准备金目标,最终得到非借入准备金目标。

简而言之,沃尔克治理通胀的秘方,就是控制货币供给增速,建立货币政策可信度,锚定通胀预期。具体方式包括:其一,扩大准备金缴纳范围,调低非借入准备金目标水平,降低货币乘数,进而收缩广义货币供应量;其二,通过提高借入准备金目标间接提高联邦基金利率;其三,19803月,在政府的支持下,美联储启动了“特别信贷限制计划”。

新规则是应对通胀恐慌的权宜之计,所以并未持续太久。1982105日例会上,FOMC宣布放弃M1目标,直接将“借入准备金”当作操作目标,并逐步回归“价格型”操作规则。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美国国际收支逆差及其占GDP的比重迅速扩大,于1987年创下二战后的峰值。沃尔克认为,美元贬值可以在改善美国国际收支的同时,缩小其他国家的顺差,推动其国内实施更具刺激性的政策。然而,美元贬值并未明显扭转美国国际收支赤字扩大的趋势。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FOMC逐步停止使用借入准备金目标,更直接地设定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当作为通胀预期的代理变量的长期债券利率上升时,美联储就会提高联邦基金利率。

1987年811日,格林斯潘正式就任。他继承了沃尔克的“逆风而行”观念,认为美联储应该锚定通胀预期,承担起稳定物价的职责,也认同将债券长期利率作为通胀的衡量指标。他始终对货币政策规则含糊其辞,从未明确宣称通胀目标,反而对危机面前的相机抉择情有独钟。市场各方分析认为,两大货币政策思路是各有特点。 

一是“扩张-紧缩”的相机抉择规则。运用这种规则的决策者一般认为,通胀源于真实冲击,其理论基础是凯恩斯主义,操作上以菲利普斯曲线为指引,认为货币政策的目标是实现充分就业,而物价稳定则由收入政策承担。“扩张-紧缩”的货币政策是顺周期的,因为根据菲利普斯曲线,降低通胀的唯一路径,只有增加失业。

二是基于(准)规则的货币政策。它强调建立货币政策可信度,锚定通胀预期,稳定价格水平,降低通胀波动,实现货币数量增速目标。其理论基础是货币数量论和理性预期理论,对应的是垂直的菲利普斯曲线。所以,基于规则的货币政策是“逆风而行”的,且强调先发制人,将可能超过目标值的通胀“扼杀在摇篮里”。

伯恩斯和米勒时期,美联储奉行“扩张-紧缩”交替的政策规则。此期间,美联储是通胀制造者。沃尔克翻开了新的一页,继承了马丁的“逆风而行”规则,重建了美联储的信誉。相对意义上讲,从沃尔克接任美联储主席到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是最“小”的,也是最平稳的。200621日,伯南克接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时代谢幕,一场风暴酝酿已久,格林斯潘也因此走下神坛。